以有限的墨水,書寫無窮的恩典:《台灣篇》小總結

文 | 陳瑋彤

旅居台灣三年半,《台灣篇》欄目也快滿兩歲了,猶記得三年前在《蜜語傳情》,從一個軟弱者的見証〈我該為主作甚麼?〉開始,在MaHA網站遙距的文字事奉。主使用孩子作流通的管子,將神透過受訪者給我的感動傳遞開去。雖然之前素未謀面,老師們也很願意坦誠分享自己藝術創作與信仰生命的經歷和見解,還會關心我的生命成長,彼此建立關係的深遠超越一般記者和受訪者。

每次傾聽基督徒藝術家的故事,尤其在面對面的深入交流,對筆者來說都是一劑靈命的強心針。例如,與馮君藍牧師詳談當中,我領悟到「不是我有資格寫,而是我必須寫。」不論是透過藝術作為傳揚主道,抑或在信徒群體推廣藝術作為與神溝通的觸媒、豐富精神生活的靈糧,前輩們在教學、培訓、創作、佈道等層面上努力播種。這些一點一滴的燭光,挑旺了我內心的火種,不得不把當下的感動認真地紀錄下來,並盼望更多人能分享這些真切的故事。

神的恩典遠超出我所能想像,也多於我所為祂擺上的。比起在講壇上教導會眾的牧者、在福音硬土進行屬靈爭戰的宣教士、甚或以創作撼動人心的藝術家,我在工餘用鍵盤留下的隻言片語著實微不足道。然而,不管事奉的性質為何、份量輕重或能力強弱,我們都要盡心、盡性、盡意、盡力,互相搭配、共同建立基督的身體。

他所賜的,有使徒,有先知,有傳福音的,有牧師和教師,為要成全聖徒,各盡其職,建立基督的身體,直等到我們眾人在真道上同歸於一,認識 神的兒子,得以長大成人,滿有基督長成的身量,使我們不再作小孩子。(以弗所書 4:11-14)

以往憑著一己粗淺語言學的訓練、以及文稿翻譯的經驗,日常實用行文尚可應付。然而,自從在機構公開的平台發表散文及訪談文章起,便愈發感到自己文學修為之不足,驅使在我日常閱讀多加觀察學習,不斷思考如何從資料的整理轉述,提升至具有深度的分析立論。怎樣書寫不流於平鋪直敍,且細膩感人、生動立體的人物專訪?當我們無力的時候,可以放膽向上帝祈求,祂會按需要加能賜力,開發我們的潛能,使恩賜愈用愈多。

凡有的,還要加給他,叫他有餘;沒有的,連他所有的也要奪過來。(馬太福音 25:29) 

回想以前研習國畫的經驗,毛筆的乾濕濃淡不易控制,老師說:「當你以為毛筆將要乾竭的時候,其實筆肚仍有墨水。」然後她為我們示範,巧妙轉動筆鋒、不徐不疾,在紙上畫出硬朗有勁的山石皴法和樹幹紋路。作為一個以文字傳播作為服待媒介的「小孩子」,好比上帝手上的一枝乾毛筆,在祂的恩手帶領下,用有限的墨水,書寫祂無限的恩典。

《台灣篇》採用滾雪球(snowballing)的方式尋找受訪對象,細讀他們的作品和相關文字後發出邀請,從等待回覆、撰寫訪談大綱、會面、撰稿、給機構及受訪者校正後定稿,往往花上數月。在商業運作的模式裡,大概無法容許如此慢條斯理的作業模式。過程中縱然難免有波折,上帝有祂的時間表和計劃,每每當我感到困惑的時候,為我開出新路。

感謝Vivien包容我的「樹懶效率」,並適時給予鼓勵和助力,還有MaHA團隊來自四面百方的禱告。《台灣篇》未來會持續以緩慢而堅定的步伐不定期連載,網上簡短的文字記述是一個起點,讓藝術家們的作品和見證能透過無遠弗屆的網站和社交平台廣泛傳播,促進華人基督徒藝術工作者的彼此交流、啟發和激勵。

感謝應邀撥冗受訪的馮君藍牧師、詹前裕老師、鄭建昌老師、李錫佳老師及劉玲利老師伉儷、王公澤老師及戴佳茹老師伉儷、羅頌恩老師(排名不分先後),您們豐富的分享讓香港讀者看見台灣基督教藝術的碩果累累,同時把MaHA推介給台灣的弟兄姊妹和藝術愛好者。從老師們多元的創作取向可見,藝術既可以關乎美的追求和欣賞,也可以是表達社會關懷的有力媒介。藝術與社會發展脈絡密不可分,時至今天,基督教藝術已不侷限於教堂內,基督徒創作者的獨特之處未必在於藝術風格,不論是抽象、寫實、傳統或現當代,最重要是作品所傳達的價值觀。最後,感謝讀者、前輩的支持和回饋,期待未來繼續帶來更多以藝術頌揚神的創造、用聖經的教導介入社會議題的作品和美好見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