雕塑:被剝皮的巴多羅買

潘蕾蕾

 

1

立秋之後的魔都,下起了瓢潑大雨,清醒了我們,也安頓了空氣中的煙塵。披戴雨滴和濕氣進入昊美術館的我們,出來時已是一身熱氣。

並非“虛構”(Construction of Reality)展燃起了我的靈魂,而是酒店大堂角落邊上一尊被剝了皮的雕塑——聖徒巴多羅買,自上而下,丟下火焰,將我熔化。

巴多羅買全身赤裸,被剝下的皮膚被掛在右手臂上,遠處看還以為是一條長圍巾,右手持割皮刀朝向上方,左手拿剪刀,目光堅定,臉上沒有一絲痛苦。身上每一塊肌肉紋理清晰,極為飽滿,滲透出巴多羅買不可摧毀的堅實力量。整個身姿展現的是坦蕩,從容,誓死無畏。

 

2

巴多羅買所生活的時代是一個腥風血雨的時代,那是口裡只要承認你是基督徒就得向死亡親吻的時代。耶穌的十二使徒,絕大部分都殉道而死,巴多羅買是其中之一。他是猶太加利利省人,是主耶穌基督復活和升天的主要見證人之一。按照普遍的教會傳統,他就是《約翰福音》第一章裡所記載的的拿但業。在《約翰福音》中拿但業的名字常常和腓力連在一起。而在另外三卷福音中腓力的名字常常和巴多羅買連在一起。
 
《約翰福音》1:45-51記載到:“腓力找著拿但業,對他說:’摩西在律法上所寫的,和眾先知所記的那一位,我們遇見了,就是約瑟的兒子拿撒勒人耶穌。’拿但業對他說:’拿撒勒還能出什麼好的麼。”腓力說:’你來看。 ’耶穌看見拿但業來,就指著他說:‘看哪!這是個真以色列人,他心裡是沒有詭詐的。 ’拿但業對耶穌說:‘你從那裡知道我呢? ’耶穌回答說:‘腓力還沒有招呼你,你在無花果樹底下,我就看見你了。 ’拿但業說:‘拉比!你是上帝的兒子,你是以色列的王。 ’耶穌對他說:‘因為我說在無花果樹底下看見你,你就信麼?你將要看見比這更大的事。 ’又說:‘我實實在在的告訴你們,你們將要看見天開了,上帝的使者上去下來在人子身上。 ’”
 
拿但業是希伯來文名字,巴多羅買是亞蘭文。據古代教會史料記載,聖靈降臨後,巴多羅買曾赴印度傳教,勸化了許多異教徒歸正。後他又遠赴亞美尼亞傳揚福音,建立教會,最後在亞美尼亞殉道。因此,亞美尼亞人認為他是該國教會的首任主教。當時巴多羅買勸化了國王、王后和十二座城的人民信奉基督。國王的兄弟亞斯底亞執迷不悟,將其拘捕,進行殘酷的折磨,最終把巴多羅買的皮活活剝去,並將其首級割下。

 

3

聖徒巴多羅買雕塑,不是當代藝術家達明赫斯特(Damien Hirst)的首創,米開朗琪羅在西斯廷大教堂穹頂濕壁畫裡就有手提自己整張人皮的巴多羅買。這得益於聖徒巴多羅買的生命故事被藝術大師吸引,同時藝術家們又將這些生命故事以藝術為載體以感官的形式再書寫他的故事,紀念人們對這些聖徒生命的回憶。

 

在米蘭大教堂裡,還有馬克•達阿格里特創作的大理石雕塑——聖徒巴多羅買。

達明赫斯特手下的巴多羅買是是他對這幅經典作品的再次詮釋。他的創作基因可能源於母親,一位天主教徒,業餘的藝術家。他沒有破壞古希臘的人體美學結構,可以說在這座雕塑上仍然延續這種古典美學傳統。但他保持了一貫的奢華創作風格,用真金鍍聖徒。奢華的創作與神聖的生命交織在一起,給人造成的視覺刺激,思維跳躍與心靈衝撞,全方位引人進入更深的思考境地。

 

4

昊美術館創始人耗資8000萬將這件作品囊為私藏,置入萬和昊美術藝術酒店。不知他是否有信仰背景?也不知道他為什麼會花如此高昂的價格收藏這座雕塑?而且放在酒店大堂讓大家免費欣賞。

有錢能使鬼推磨,有錢也能使人在短暫歡愉的世俗裡有那麼片刻,讓人的精神得到短暫聖化。藉著這幅作品,再次喚起對聖徒巴多羅買的記憶。在這位殉道者面前,我們除了敬仰,就只剩慚愧與自卑了。
 
神聖生命藝術品在世俗空間裡的表達,是生命本身的表達,無論以什麼樣的藝術形式為載體,這個生命內核才是最能穿透人心的實存。猶如基督徒進入世界,穿著世俗的服裝,表面與非信徒沒有任何區別,唯有在生命活活成光與鹽的樣子,這個基督徒才是真基督徒。
 
美術館作為城市當中的一個地標建築,通過公共的視覺教育將藝術作品與觀眾聯繫在了一起,好的藝術作品帶給觀眾的不只是藝術啟蒙,更應該是生命的光照。

八月上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