盼望中的信

 
Fujima

 

 

創作背景:
在沮喪的日子中,同一天被神以「HOPE (盼望)和「耶穌愛你」鼓勵,重新得力 。我嘗試以這些信息創作,讓自己牢記神的提醒。

作品的回應:
創作時,我讓「LOVE」留空了,心思意念都落在「HOPE」這個字眼上。我從E字開始,由右至左繪畫,這順序也有點奇怪。「HOPE」的完成品,我馬上聯想到:像旱災下那乾涸見底的河床,那是個缺乏生命之源——水的地方,何來生機。

偏偏這裡的「HOPE」,每個字母都讓人看到生機:雜草、魚兒、河流、樹木。而由右至左的順序似乎呈現出漸進的狀態:起點的E字,猶如乾旱龜裂、毫無生機的土地。但頭頂偏偏頂著一株草,暗示生命和生命之源——水的存在;P字同樣像乾涸無水之地 ,但細看之下,字裡居然藏著一尾魚。那就表示生機和水都存在,而要養活魚,需要的水肯定比一株草更多;O字水的部分已經佔整個字的一半,與旱地呈分庭抗禮之勢;最後的H字裡再無旱地,取而代之的是神的活水和樹木。 這個「HOPE」字呈現的意象,到底在向我述說甚麼?在旱地——一個生命難以滋長的地方,看到生機處處。這又是甚麼意思? 

我的反思:
神的鼓勵中有盼望也有愛,唯獨缺了「信」。「信心」似乎是信徒對祂賜下盼望和愛的理所當然的回應,但沮喪中的人實在難以做到。

沮喪源於對未來的不確定,看不到更抓不住任何憑據。縱使神已賜下應許(「看哪,我要做一件新事,如今要發現,你們豈不知道嗎?我必在曠野開道路,在沙漠開江河」(賽四十三18~19))。雖然自己也曾經歷神數之不盡的恩典,但對於沒能「看見」證據的未來,我仍抱持焦慮與不安。於是我開始祈求神賜下信心。

神聽禱告,藉此作品教導我何謂信心。作品中雖然沒有出現與信心相關的字眼,但「信」其實已經隱藏在「HOPE」(盼望)中。信就是身處沙漠、旱地中,被遍地黃沙圍繞,看不見任何生機之時,仍然相信生機的存在。正如聖經所言:「信就是所望之事的實底,是未見之事的確據」(來十一:1)。還沒看見就相信的,是有福的,也是真正信心的體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