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向死而生」劇場引發與作品的「對話」

 
Fujima

 

 

創作背景:觀賞劇場作品「向死而生」(*備註:此劇場出自香港表達藝術治療服務中心)引發各種思緒,讓我萌生以藝術媒介(視覺藝術)回應的想法。這對我來說也是新鮮的經歷,畢竟令我興起念頭回應的,大抵都是現實事件或景象。

作品的回應:
「向死而生」劇場的舞台中央,有一棵樹,這樹以來自舞台四面八方的布纏繞成的。我當下馬上聯想到生命樹。舞台上有十數位表演者/參與者,他們會逐一分享自己想留給後世的物品及其意義。分享完畢後,就從舞台上方解下一條布條。所有人完成分享後,各人就把這些垂下的布條纏到舞台中央那棵樹上。這些戲劇的布置和元素,加上表演者的分享,令我興起「回應」的念頭,而這幅作品就是我在沉澱後作出的藝術「回應」。
本作的主題是「連繫」,那些彩色線條就是連繫的媒介。彩色線條連繫著的那個三角物體,其實代表我自己。它的有趣之處在於,作品完結後約一星期左右的時間內,斷斷續續從作品身上得到不同的訊息,而這些訊息又會帶來別的,或是更深刻的反思。我把這過程稱為與作品的「對話」。持續的「對話」讓作品變得愈來愈豐富和立體,而我對自身的發現也愈來愈多。這作品帶來的訊息包括:

1. 我(三角物體)透過劇場和生命樹、在劇場中分享的參加者連繫,一同擁抱別人的故事,成為自己的一部分;
2. 思索這三角物體是甚麼,並探討不同答案的分別。我發現不同的答案其實反映出自己對與人連繫的不同取態,是開放,還是封閉,而選擇作甚麼是主觀的選擇;
3. 那些彩色線條跟劇場中的布條一樣,是把兩個或以上個體連繫,溝通的媒介;
4. 溝通是雙向的,既會接收訊息,也會發出訊息;
5. 部分線條擺動幅度較小,部分的幅度則較大。這表示溝通既有被動而安靜的,也有主動而強勢的類型,兩者是並存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