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局限與畫地自限

 

 

Fujima

 

這幅畫以日語詞彙「界限」(即「局限」、「限制」之意)為題。這主題讓我在疫情下反思自己生命中的局限,審視並調整一貫的應對策略,讓生命得以脫離停滯,可以突破和成長。

人生充斥各樣的局限,有些非人力能控制(如疫情令人暫時不能隨意出國旅遊),但也有不少局限屬於畫地自限(如主觀認定某事必不可行)。這裡探討的後一類的局限。

「繪畫」不等於「設計」。「設計」在這裡指的是按照別人擬定的主題、概念去創作合乎既定要求的作品。我享受繪畫創作,卻不喜歡,也沒把握去「設計」甚麼。所以我通常會婉拒別人有關「設計」的邀請。即使接受了委托,過程中還是誠惶誠恐,深怕作品「不達標」。對「設計」的恐懼是我其中一種「局限」。

2021年中曾入標申請一個繪本設計的項目。申請是申請了,內心卻一直糾結,害怕中標後畫不出對方滿意的東西。最後這投標落空,我感到有點可惜的同時,內心又感到無比的輕省,彷彿壓在心上的石頭已被挪去了一般。

年底開始參與某機構的義工活動,義工分為三組,其中一組是創作擔當,需要合力完成某物品的設計。對,又是「設計」。一開始我嘗試在組內尋找其他崗位(如雜務、跑腿之類),也向負責人表明自己不懂設計。沒想到由於需要繪畫的圖畫太多,所以負責人還是希望我也參與設計。

這時,我知道無法繼續逃避,要去面對這個「局限」的時候已經到了。儘管還是沒有把握,這次我選擇欣然接受安排。作了這個決定後,就把作了個禱告,求神幫助。

然後,神讓我發現這「設計」這局限上是畫地自限的結果:首先,我擅自把標準設得太高,自已既無法達到,而對方亦未有過如此的要求。此外,我無意中認定「設計」就是完全出自腦袋裡已有的意念,忘記「設計」背後其實可能牽涉搜集資訊、參考別人的意見等外來的刺激而生。察覺到這些自設的限制後,我嘗試破除這些限制,搜尋網路上的相關資訊,這很快刺激到我的意念,想到某些圖像可以如何「設計」,而那些「設計」毋須完美,只要能達到傳遞信息的目標即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