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同在的應許:你願意嗎?

 

Fujima

 

「你們得救在乎歸回安息,你們得力在乎平靜安穩,你們竟自不肯。」(賽三十15)

上次談到神應許與人同在,問題是人是否願意。最近聽某姊妹分享,令我反思到自己既不怎樣順服,內心某處甚至不願意(不肯)與祂同在。

疫情持續擴散,影響愈來愈大,至今未見收束的兆頭。我不知不覺把這些事情歸咎於神的「不作為」,對此感到困惑、沮喪和憤怒,內心開始遠離神。雖然物理上沒有離開,也持續參與崇拜和聚會,但渴慕祂的心的確冷淡了不少。

聖經以葡萄樹與枝子比喻信徒與神緊密的關係。最近神反覆透過這比喻,提醒我已經遠離了祂。當各種複雜的思緒主導內心,自然再無心力聽從祂的命令。

神曾「應許」與我同在,鼓勵我繼續奔跑使命之路。祂告訴我:「你不要害怕,也不要驚惶,因為你無論往哪裡去,耶和華你的神必與你同在」(書一9)。我不願與神同在的根本原因,是對神的「應許」片面,並非真正的認識。

約伯告訴我們何謂真正的認識:「我從前風聞有你,現在親眼看見你」(伯四十二5)。「風聞」是知識或頭腦方面的客觀認識;「親眼看見」是主觀的認識,來自親身的經歷。

那麼,我到底如何理解神的「應許」? 說到「應許」,我馬上聯想到「約定」、「承諾」等近義詞。「約定」令我想到約會,彈性較大,約束力較弱,可以隨時更改或取消;「承諾」、「應許」的約束力強得多,不遵守似乎會有後果,而且好像沒甚麼改動的空間,時間跨度也很大,如婚姻是一生一世的「承諾」,耶和華對「應許」亞伯拉罕的後裔成為萬國的祝福,更是無時間限制。

教會不缺關乎「應許」的教導,我也「知道」祂的應許永不改變。但當我從旁觀者成為當事人(神應許同在的人)時,我的認識居然從客觀變成主觀,甚至曲解了它的意思:我把「應許」理解成「約定」,故對同在的應許存疑:「即使神現在應許同在,下一刻也可能改變主意」。

原來我內心一直誤以為「應許」跟「約定」一樣,結果不相信祂,不願與祂同在。這源於我戴著自己的眼鏡去理解事物,以為掌握了事情的全貌。我開始明白任何關係,都可能因同樣的原因造成誤會,破壞互信和關係。
人實在有限,所以問題不在於片面的認識,反而自以為是,妄下判斷。有時候,我對自己的見解可能過分自信。若能意識到自己的限制,接受出錯的可能,敞開心扉聆聽別人的意見,自可減少因片面認識出現的誤會。問題是「你願意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