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命的「立足點」

 

 

Fujima

 

創作背景/經過:

前陣子參考了網上的照片繪畫小鳥。小鳥本來站在皚皚白雪上,但因為不懂得畫雪,所以乾脆留白了事。幾天後翻看作品時,才發現這留白很奇怪,於是「亡羊補牢」,補上了石頭。這樣,作品才算真正完成。

 

感想:

這幾年養成了一個習慣,就是每次創作後嘗試從作品中找出特別滿意、好奇或疑惑的部分,透過這些部分,嘗試與作品對話。這幅作品中最令我疑惑的就是:為甚麼一開始我既沒畫完小鳥的腳,也沒加上土地、樹枝之類的「立足點」?這個疑惑引申出下一個問題,那就是:缺了腳的小鳥會如何過活?

小鳥沒有腳,就無法停留在地上,需要一直在空中飛翔(或是躺在地上之類)。那樣的情景光是想像,已經令人感到疲累。可能因為這個原因,所以我最後還是在牠的腳下加上岩石作「立足點」。

除了岩石,樹枝、草地、沙丘等都可以作為小鳥的「立足點」。然而,「立足點」若不夠穩固,反而有潛在的危險,所以堅固的磐石確實是理想的選擇。現在回想起來,小時候我以「夢想」(留學日本,習得流利的日語)為自己的「立足點」和唯一的奮鬥目標。大學畢業後,我如願達成夢想。然而,這也意味著一直支持自己努力的「立足點」同時消失。之後我陷入迷霧裡,不知道該何去何從,因為我已經再找不到甚麼東西能夠推動自己前進。這時候,我終於發現這個以「夢想」撐起的「立足點」,極其脆弱。我站在其上,如同站在沼澤、沙丘上一樣,無法站穩,可能隨時倒下。

在迷茫中,我轉向尋求信仰,那跟遇溺者在大海裡拼命尋找「水泡」有異曲同工之妙。最後,主耶穌尋著了我。信主後,聖經的教導和價值觀漸漸改變我,神成為了我新的「立足點」。這個新的「立足點」就像小鳥腳下的磐石般堅固穩定,我就能安心在其上休息,毋須擔憂。

一開始我既沒畫完鳥兒的腳,也沒有加上「立足點」。然而,當我重看作品時,就決定加上岩石。這代表我知道鳥或人都需要有「立足點」。而我沒有選擇樹枝、沙丘等,反而選擇畫上岩石,表示我渴求的是堅固穩定的「立足點」。神的話語如同永不動搖的磐石,正是最理想的「立足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