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時此刻」——活在當下的創作

 

Fujima

 

誠如《藝術本位團體治療》所言,「沒有任何藝術是意外發生的」(《藝術本位團體治療》,頁80)。藝術性創作同如同一面鏡子,藉作品的線條、形狀、顏色、造型等,反映創作者內在的神祕世界,開啓其心中最真實的情感。

最真實的情感就是當下的感受。人若能面對自身真實的情感,活在「此時此刻」,自然快樂、踏實得多。我一直搞不懂自己為何不容易快樂。後來我總算找到了原因:1. 心理防禦機制就像圍墻般,阻隔我去接觸自己真實的感受;2. 過去的我不是為過去的事情後悔,就是為未來的事情憂慮,甚少「活在當下」,享受「此時此刻」所經歷的事情。

事實上,無論是活在「過去」或「未來」,都給人虛幻、不夠踏實的感覺,叫人難以連繫「此時此刻」真實經歷的事情,享受其中的悲喜。話雖如此,心思意念不能光憑意志控制。尤其在今天如此複雜的社會環境裡,「活在當下」更是「知易行難」。

藝術性創作的一個優勢,就是有助人放下心理防禦機制,在相對安全的情況下,讓創作者接觸到自己最真實的感受。此外,創作還可以自然把創作者帶回「此時此地」(here and now)。因為當人投入創作時,必定處於當下(《藝術本位團體治療》,頁89~90)。
我通常以自由聯想的方式創作,簡單來說就是「隨意畫」。由於每次只畫自己想完成的部分,所以有時候可能數星期,甚至數月才能完工。至於甚麼時候才算「完成」作品?這也訴諸內心。這種創作方式讓我必須專注於「此時此地」內心的感受,去決定選擇甚麼媒材、顏色、線條等創作。

圖一的那座山是中後期繪畫的。之前繪畫的其他部分明明都用上實線,不知道為甚麼那一刻突然想以「點畫」的方式繪畫。這座山讓我想到當遇上困難時,要「向高山舉目」(向神舉目的意思)。換言之,山其實代表神。以「點畫」方式完成,讓它看來有點虛幻、距離遙遠。這可能代表我覺得與神相距遙遠,只能隱約看見,我沒有十足的把握祂真的在那裡。雖然這座以「點畫」方式完成的山帶有如此清晰的意思,但如果我不是在那天繪畫,山可能就不會出現,而山所隱含的意思自然也不復存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