轉離「自我中心」,迎接挑戰

Fujima

 

創作背景:

去年年底,受委託繪畫教會聖誕節佈道會的紀念品。一開始想過推辭,因為在有既定框架下,為要滿足特定目的的「設計」,有別我一貫自由、隨意的創作方式。後來了解過具體情況和要求下,決定接受任務,完成了這幅作品。

 

創作過程的領受:

在我想到作品的構思前,其實一直盤算著「如何得體地推辭這個委託」。我向負責人表示要回家先祈求創作的意念。其實,我的禱告還有另一個目的,那就就是萬一甚麼都想不出來的話,我就可以理直氣壯地推辭這個委託,畢竟還有甚麼藉口比「神甚麼意念都沒給我」更得體又有說服力呢﹗
自問是一個謹慎、小心的人,向來只做那些「十拿九穩」,沒甚麼風險的事情。為這幾年的經歷,令我成長了不少。我以為自己已經能勇於面對那些沒有把握的事情,沒想到我的反應還是和從前那個「畏首畏尾」的自己相差無幾。

我非常享受「創作」,按自己的喜好繪畫是非常愉快的事情。但「設計」有別「創作」,需要兼顧委託一方的期望和目的,對我來說是難度太高。一方面,我怕自己做不來,也害怕令別人和自己失望。因此,雖然我明知能參與神的事工是何等光榮和恩典,仍然不斷想找藉口推辭。

沒想到,翌日早上,神已經把整幅圖畫的構思和畫法放在我的心裡。當晚在崇拜時,再藉著牧者的信息,給我一記當頭棒喝。當神呼召摩西帶領以色列人出埃及時,摩西一再以能力不足為由拒絕。我何嘗不是出於同樣的理由,想要推辭設計的委托呢?

摩西的反應也是我常有的反應和盲點——過於聚焦在自己,尤其是自己的能力身上,忘記神才是掌管一切的主。事情成就與否不在於人的能力,而在於神的心意。更何況人的恩賜、才幹本來都源於神。只要那是出於神的旨意,即使能力不足,神仍可賜下足夠的恩賜讓人完成任務。當然,祂也可以藉著「能力不足」去成就祂的心意和計劃。既然如此,人的關注點就不應是自己能力的限制,而是仰望賜予這一切的神,依靠祂的大能去完成任務——盡管那可能超過自己的能力範圍。我已經再三經歷、學習過類似的「功課」,但當挑戰臨到時,卻往往還是把焦點放在衡量自己有多少「斤兩」身上,幾乎忘記神的存在,也忘了祂才是賜予一切的「那一位」。看來如何放下「自我中心」,暫時仍是我需要繼續學習的「功課」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