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緒初探(1):從「恐懼」到「憤怒」

Fujima

前言

數年前參加「藝術治療」課程時,導師曾經讓我們繪畫兩幅以「情緒」為主題的圖畫。當時我所選擇的其中一種情緒,亦即本作品的主題,就是「恐懼」。

其實我完全沒意念要如何呈現「恐懼」這個主題。然而,那段時間裡,「恐懼」正是最令我困擾的情緒。由於當時我的恐懼情緒與乘船有關,因此在風暴和滔天巨浪中前進的船隻似乎是當下最能代表我的恐懼的事物。

 

創作過程

這幅圖運用了乾粉彩及塑膠彩兩種畫材創作。一開始我選了藍色的乾粉彩,隨意塗抹。後來發現畫面中央那一片傾斜的白色和天空中的白雲很相似。

後來我轉用了塑膠彩,除繪畫海洋外,又加上好幾隻船(黑影)。

 

體會與反思:

在眾多創作中,這作品也是最令我印象深刻的作品之一。原因不在於畫面是否精緻,而是它勾起了深層的情緒和感受,且不斷顛覆我的認知。創作(這裡專指視覺藝術方面的創作)是一種安全的工具來探索自己內在的情緒、想法等。當刻能夠從圖像或創作過程中解讀到的信息,其實是在當事人可以承受的範圍內,縱然那不代表完全不帶來困擾。隨著當事人的狀態的轉變,解讀也可以有所不同。這作品正好讓我經歷到如此奇妙的效果。

導師要求我們跟拍檔分享作品的點滴。在分享前,我一直以為畫面中那團白色的東西是白雲;在分享途中,我才發現那根本不是甚麼雲,而是滔天巨浪的浪頭。浪頭的上方還有一個十字架。

當我意識到這一點時,內心的「恐懼」就開始膨脹,直至非常強烈的程度。畫中的黑影都是船,第一隻船(畫面左下角那一隻)其實是我自己。我一直以為自己只是被腳下的波浪拋來拋去,從沒想過在不遠處居然還有滔天巨浪正撲向我。而這巨浪似乎是十字架(神)帶來的。

這種強烈的「恐懼」持續了一段時間後,漸漸消退,取而代之出現的是另一種情緒——「憤怒」。這「憤怒」指向的對象還是神。當時我認為祂明知我害怕,仍任由這「恐懼」纏繞著我,甚至還把巨浪帶來,想要吞沒我。縱使我的理性明白真相不是這樣,卻無法抑止當時的怒火。

當情緒漸漸平伏過來,我開始探討發怒的原因。一位姐妹在浸禮分享見證,提到自己信主前是多麼自私、驕傲的人。她的見證讓我找到了答案。原來我一直「自覺」為神做了很多事,甚至付出諸多的犧牲,算是「不錯」的基督徒。我如此盡力事奉祂,祂卻沒有替我解決「恐懼」的困擾。反而一些我「認為」見證不好的信徒,倒是活得輕鬆自在。原來我一直認為自己比較聖潔,所以神理應先幫助我。然而,聖經從來沒說過恩典可以以行為來交換,信主已一段時間的我也心知肚明。原來如此,我的「明白」只是表面的。我的心底裡一直把行為和神的恩典掛鈎。這作品(及創作過程)猶如一面鏡子,映照出我內心不為人知的驕傲、自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