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點與角度:一體兩面

Fujima

除了一心要繪畫特定、具體的事物外,大部分時間我的創作都很隨意,既不構圖,也不起草稿。過去太多的經歷告訴我,我是那種即使辛苦起稿後,還是無法按照草稿完成作品的人。這一點在寫作或繪畫方面都一樣。最後我接納了這種特質,容讓自己帶著「冒險」精神創作——說是冒險,那是因為沒到創作中段,甚至最後一刻,都無從預測成品會以怎樣的形態呈現,也不能控制要表達甚麼內容。當然,有時候我只是單純地想觀察一下顏料的流動、重疊等,會產生怎樣的變化。這時候的繪畫顯然接近試驗多於創作。

也可能因為這種隨意的特性,令部分成品沒有既定的觀賞角度。話雖如此,有時候創作到某一階段後,我也需要作出選擇。因為因應不同的選擇,接下來的創作方式,以至最後的成品和成品表達的內容,自然也有分別。

圖一和圖二是同一幅作品,只是角度有變。之前我是隨心填上喜歡的顏色,還沒認真考慮過構圖或作品內容之類。但到了圖一、圖二這階段,我發現有必要選擇一個角度,才能繼續創作下去,因為這時我已經分別在圖一和圖二看到不同的「畫面」。

作出最後的選擇前,不免經歷過一番掙扎。無論最後選擇哪一個角度,都表示要捨棄了另一個可能性。最後,我選擇以圖一的角度繼續繪畫。最後在圖一的基礎下完成的圖畫,就是圖三。我作出選擇的標準很簡單,只因圖一比較接近自己當下想表達的內容。假如在不同的狀態下作出選擇,說不定我也會選擇圖二。圖三裡的小鳥大概就不會出現,而整個畫面就會變成在櫻花樹下寂靜的景色,我覺得那樣倒也不錯。

有時候,人生中也必須在眾多選項中作出選擇。選擇的準則可建基於各選項的優劣、個人的喜好、客觀因素,甚至是自己當下的狀態。怎樣選擇因人而異。不過,無論怎樣選、選了甚麼,也代表捨棄其他的可能性。那也是無可奈何的事。

然而,也許我們在更多時候,並沒有看到其他選項,唯有「逼於無奈」地接受那唯一的可能性。慣性思考模式在某程度上限制了我們視野的闊度和廣度,那些「一定」、「必須」究竟是事實,還是一個假象?或許可以先收起這些既定的思考,嘗試換一個角度來看,說不定你會發現選擇比你想像中更多。

 

圖一圖二
圖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