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色列復國七十週年 語蜜工房聖地行

文│陳瑋彤

在橄欖山的觀景台眺望耶路撒冷老城

 

因為無論對甚麼人,開化的,沒有開化的,有學問的,沒有學問的,我都欠他們的債。(羅馬書 1:14)

聖經舊約大部份以希伯來文書寫,新約的作者除路加醫生外皆為猶太人,經過歷代猶太文士的抄寫保存才得以流傳至今。昔日「外邦人的使徒」保羅說他欠所有人福音的債,他突破猶太傳統向外邦人傳福音,歷代宣教士以此為榜樣,讓包括華人在內的外邦信徒也能領受神的恩典。上帝呼召語蜜工房把源自於猶太人的聖經經卷以中國書法卷軸的形式帶回以色列安慰祂的百姓,並償還猶太人為我們盡心、盡意、盡力寫經卷的債。

2018年為慶祝以色列復國70週年,語蜜工房第三次在耶路撒冷希伯來大學–布魯姆菲爾德人文與社會科學圖書館舉行中國書法及國畫展覽,今年主題為「共融 Inclusiveness」。11月5日展覽開幕現場熱鬧,何紹基老師的聖經書法示範和藝術家關靜華的國畫山水即席揮毫,並與來自世界各地的觀眾交流互動。感謝主帶領,是次展覽共有24位藝術家參展,展出書法、國畫和篆刻等中國藝術作品,透過團隊同心合意的擺上,親自成就祂自己的心意。下午我們參觀了該校的猶太電影資料庫(Steven Spielberg Jewish Film Archive),了解影像紀錄的收藏對保存及研究猶太歷史的重要性。接著,我們敬愛的牧者盧龍光牧師透過演說座談,講論香港回歸後的發展狀況,讓眾多未曾踏足香港的與會師生學者了解到香港的歷史、文化、以至近年備受關注的社會議題。

 

彼拉多又用牌子寫了一個名號,安在十字架上,寫的是:猶太人的王,拿撒勒人耶穌。(約翰福音 19:19)
INRI是「猶太人的王,拿撒勒人耶穌(Iesvs Nazarenvs Rex Ivdaeorvm)」的拉丁文縮寫,
常見於天主教十字架,象徵基督的犧牲。

耶穌對他說:「你因看見了我才信,那沒有看見就信的有福了!」。(約翰福音 20:29)

 

聖地之行的目的不僅止於增廣見聞及文化交流,更重要是能引發更新屬靈生命的反思。沿途盧牧師的講道帶領我們跳脫習為常的框架、重新回歸信仰簡樸的本質。希望以考古證明神蹟的人不計其數,然而,現代人無法確切證明年代久遠「遺址」都是聖經記載的地點。雖然我們不會因為觸摸「遺物」而獲得特殊力量,能夠在歷代信徒修建的教堂內仰望上帝、紀念耶穌基督為我們犧牲,也是別具意義的體驗。科學也難以解釋「水變酒」、「五餅二魚」、「約拿被大魚吞下」等超自然神蹟,牧師提醒我們應該看重經文所承載的訊息,思考耶穌帶給我們生命的改變、欣賞小孩單純分享的心、學習禱告順服神……

 

虛心的人有福了!因為天國是他們的。
哀慟的人有福了!因為他們必得安慰。
溫柔的人有福了!因為他們必承受地土。
飢渴慕義的人有福了!因為他們必得飽足。
憐恤人的人有福了!因為他們必蒙憐恤。
清心的人有福了!因為他們必得見神。
使人和睦的人有福了!因為他們必稱為神的兒子。
為義受逼迫的人有福了!因為天國是他們的。
人若因我辱罵你們,逼迫你們,捏造各樣壞話毀謗你們,你們就有福了!馬太福音 (5:3-10)
在耶穌與數千信徒講論「登山寶訓」廣闊無垠八福山的山丘聽道,可以感受到早期聖徒單純渴慕主的心。
八福堂 (Church of the Beatitudes) 修建於1938年,拱頂玻璃窗鏤刻著拉丁文的「八福」。  

 

旅程中與不同宗教的接觸引發對信仰的思考,一方面透過比較認識自身與他者的異同,另一方面經過了解而消除可能的誤解。猶太教徒佔以列人口約75%,他們有著代代相傳的價值觀與虔敬謹守的習俗,使以色列人縱然離散異地仍能團結、決心恢復祖國。作為客旅的我們也要尊重他們的宗教禮儀,包括飲食戒律(kosher/kashrut)規定不能吃豬肉、猶太教徒禮拜五晚上至禮拜六安息日不可操作電器按鈕、聖殿山嚴格的衣著和行為規定等。猶太教重視母系血統,儒家道統則強調父系血緣,然而,基督的愛不分血統與種族,福音可以被翻譯成萬國萬民的語言,不同地方的信徒會將自身文化適度融入教會禮儀,同時也要努力向民間信仰者傳福音,實踐基督徒的大使命。

 

這天國的福音要傳遍天下,對萬民作見證,然後末期才來到。(馬太福音 24:14)
天使報喜堂(Anunciation Basilica) 據說是馬利亞在拿撒勒的家原址,教堂由君士坦丁的母親海倫娜下令興建,
自主後470年完工後歷經多次戰爭及重修。現時收藏了來自世界各國的聖母像,
展現基督宗教與地方工藝有趣的結合,可見各國信徒以自身文化經驗想像聖經人物的形象。

 

我們參觀的教堂不限於基督教,也有天主教和東正教的,重要的宗教遺址內擠滿來自不同國家、宗派的「朝聖者」,用各自語言和方式敬拜同一位神。在宗教建築雲集的耶路撒冷老城,自十九世紀開始根據宗教與種族劃分為四個區城:亞美尼亞區、基督徒區、穆斯林區、和猶太人區,穆斯林區內有往昔教堂的鐘樓被改建為清真寺宣禮塔,相傳耶穌受難前最後經過的「苦路十四站」也位於此區,如今我們背起十架,走過的卻是車水馬龍、商店林立的街巷。

 

主禱文堂(Pater Noster)相傳是昔日耶穌教導主禱文的地方,牆上貼滿用不同語言寫成的天主教主禱文磁磚畫,
圖為台灣捐贈的中文版本。

 

以色列境內有不少考古遺址、人類學及歷史博物館,相關的學術研究發展蓬勃除了地利之便,也因為政府重視歷史教育,培養他們從小認識國家歷史,參觀途中便經常遇上來「校外教學」的中小學生和服兵役的年輕人。除了以色列博物館 (the Israel Museum, Jerusalem)的第二聖殿時期耶路撒冷模型和死海古卷博物館外,以色列猶太大屠殺紀念館 (Yad Vashem) 是了解猶太人必到之處,該館以紀念、記載、研究及教育為目的,透過建築設計、歷史證物、史實考證及視覺藝術形式,道出民族傷痛的記憶。主展館的展廳分為A-K,帶領觀者順著「之字形」路線的時序走進這段困難歷史(difficult history) ,以大量納粹德軍的黑白照片、紀錄戰爭罪行的影像、倖存者的口述歷史、統計圖表、象徵物件及文字作品等,立體地呈現宏大的世界大戰和有血有肉的個人故事。此外,室外種植了多棵樹木,紀念在大屠殺期間冒生命危險救援猶太人的非猶太人「國際義人(Righteous Among the Nations) 」;還有幽暗的兒童館,以英文和希伯來文讀出喪生兒童的名字、年齡和國藉。

我必使他們在我殿中,在我牆內,有記念,有名號,比有兒女的更美。我必賜他們永遠的名,不能剪除。(以賽亞書 56:5)
以色列猶太大屠殺紀念館六燈台的標誌象徵受難的六百萬猶太人。

 

綜觀歷史,從中世紀十字軍以神的名義發動戰爭、二戰期間以希特拉為首的德國納粹屠殺猶太人、乃至近年「伊斯蘭國」(ISIS)在全球發動恐怖攻擊,皆源於種族愁恨、宗教差異、土領爭奪及資源分配等千絲萬縷的關係。以色列與巴勒斯坦局勢緊張的地區仍不時有武裝衝突造成傷亡,盼望有朝一日國與國之間能以基督的愛化解仇恨、平息爭戰,在同一片土地上彼此尊重、和平共處。

他們來到一個地方,名叫客西馬尼。耶穌對門徒說:你們坐在這裡,等我禱告。(馬可福音 14:32)
客西馬尼園(Gethsemane)的萬國教堂(Church of All Nations) ,
教堂由意大利方濟會建築師Antonio Barluzzi設計,受多國教會資助及管理,因而得名。

 

未曾踏足聖地以前,對聖經的地名和動植物的描述多來自聖經故事的插畫,往往因時空地域的距離而覺得較難投入情景。走訪基督教發源地的多感官感受,能加深了對聖經地理的認識,再次研讀經文時更感同身受,對偉人事蹟及初期教會歷史亦倍感親切。在12天的以色列、約旦聖地行當中,我們一行40人參觀了24間教堂、8個國家公園、遊覽過5座山、4個湖與海、2個國家博物館,與來自不同宗派的弟兄姊妹彼此交通,度過了屬於我們和祂的寶貴時光。透過當地導遊琴姐的講解說,在景點的歷史和宗教典故以外,也初步了解到現今以色列人的生活情況、政治局勢、國際關係等複雜處境。這次跨地域、跨文化、跨宗教的旅程讓我們看見信仰根源的真實,同時讓福音藉著中國藝術重新帶到以色列人當中。

摩西從摩押平原登尼波山,上了那與耶利哥相對的毘斯迦山頂。耶和華把基列全地直到但,拿弗他利全地,以法蓮、瑪拿西的地,猶大全地直到西海,南地和棕樹城耶利哥的平原,直到瑣珥,都指給他看。
耶和華對他說:「這就是我向亞伯拉罕、以撒、雅各起誓應許之地,說:我必將這地賜給你的後裔。現在我使你眼睛看見了,你卻不得過到那裡去。」(申命記 34:1-4)

尼波山 (Mt. Nebo)拜占庭教堂內製作精美的馬賽克地板是約旦重要的考古文物。

 

乘坐吉普車遊覽約旦的月谷沙漠 (Wadi Rum) ,wadi是沙漠地區的「乾河床」,
眼前壯闊荒蕪的黃土雨季時河水充沛,是沙漠地區特有的自然地景。

 

到了迦百農,有收丁稅的人來見彼得,說:「你們的先生不納丁稅(丁稅約有半塊錢)嗎?」
彼得說:「納。他進了屋子,
耶穌先向他說:「西門,你的意思如何?世上的君王向誰徵收關稅、丁稅?是向自己的兒子呢?是向外人呢?」
彼得說:「是向外人。耶穌說:既然如此,兒子就可以免稅了。但恐怕觸犯(觸犯:原文是絆倒)他們,你且往海邊去釣魚,把先釣上來的魚拿起來,開了他的口,必得一塊錢,可以拿去給他們,作你我的稅銀。」(馬太福音 17:24-27)

彼得魚(Tilapia,香港稱為鯽魚、台灣稱為吳郭魚),
是加利利海常見的淡水魚,有時候廚師會在魚口中放入10 agorot錢幣以紀念這個神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