結合中西美學思想,表現土地情懷與神的創造:
李錫佳老師專訪

文│陳瑋彤

李錫佳老師(1963-)現為中國文化大學美術系所專任教授,從事學術研究與油畫創作三十餘年,他對中國哲學與西洋藝術史素有研究,並於1999年出版關於德國表現主義的專書,論其發展與對台灣現代藝術之影響。生長於著重中華文化傳統、儒、釋、道及民間信仰盛行的台灣社會,他早年從道家思想中尋求效法天地之道,十多年前開始跟隨主基督,踏上天國之道。他對人與自然關係最感興趣,經過漫長的探索歷程,體認出理性的哲學思辯與感性的宗教體驗存在互補關係。

成長與信仰
回憶童年經歷,李老師的原生家庭信奉佛教,不過外公是長老教會會友,而且舅舅阿姨是三四代的基督徒,所以他小時候有機會聽聞福音,也對基督化家庭的美好關係心生嚮往。他兒時美術和運動俱佳,小學時是跳遠好手。卻因為一次擦窗意外頭部嚴重撞傷,因腦震蕩失去知覺,並昏迷了一個禮拜,經過一個半月的治療後,他感到體能已大不如前。他初中一年級就讀彰化埔鹽國中受到美術林煒鎮老師的啟蒙,開始正式學畫。林老師以類似師徒制的形式,課後在教職員宿舍免費指導學生,在這所鄉下學校孕育了許多台灣重要的藝術家。

關於信主的經過,2003-2004年是李老師信仰生命的轉捩點,他說:「是神找到我了!」李老師在淡江大學兼課時,學生邀請參加學校團契的聚會,他欣然應邀赴會。他當時希望神能感動其家人,使基督教成為家庭的信仰。在同一週內,女兒的鋼琴老師—靈糧堂的姊妹,忽然來電表示想探望他受心臟血管疾病困擾的岳父—膠彩畫大師劉耕谷先生。李老師的家在淡水,而住在士林的岳父那天剛好在李老師家。在那天禱告醫治儀式中,聖靈的工作帶領他全家一起歸主。接連的巧合,尤其是在佛教界舉足輕重的岳父回轉,實在不得不驚歎神奇妙的安排。

藝術創作與教學
李老師點出藝術的意義,在於傳遞一種感動,一種來自藝術家對於主題選擇轉化而來的具體物,每個階段都會有作者投入主題所隱喻的內容。縱觀古今中外,創作主題可分為四大類:人與自然、現實人生、超自然、以及純美感的抽象表現。他則集中探討人與自然的關係,畫作處處可見對土地的感懷之情。土地孕育萬物,有源源不絕的能量,也是李老師想像的源頭。透過2012年彰化縣美術家接力展「斯土有情」,他重新審視二十多年來不同階段的創作,進行系統理論化,作為對土地如何啟發生命的總結。回家喚醒他對土地的記憶,他的靈感來自對家鄉彰化的依戀和直接體驗的感動,那是來自記憶空間的回溯,既是真實也是想像而來的創造,他認為想像與真實兩者並不衝突。廣義來說,藝術不限於具體的作品,生命本身就是一種藝術。

後信主,基督教的價值觀豐富了李老師對中西思想文化的理解,形塑出他的本土化神學觀。他經過陳鼓應,姜允明及張詠儁等教授的指導,完成中國文化大學哲學研究所的博士學位,並以第一名畢業。老莊美學裡講很多有關主體心如何化無的方法,其中無、去知、天人合一等觀念剛好可對照西方現代主義著重的主觀表現的特點,所謂直覺衝動所關注的情境真實原則化相互為用,二者沒有抵觸,重要的是心如何和客體貼近。老莊主張的「無心」不是沒有方法,而它的方法是通往天地的理路,進一步說那就是道的實存,藝術就是體道之路。李老師結合表現主義與道家思想,把實在的情感轉化與客體相榮,使整體達到渾合的狀態。然而,在追求學問的過程中,李老師深感知識不能解決人生所有困頓,唯有上帝才能夠帶來永生的盼望。

藝術創作的過程包含思想、感情、技巧,李老師認為三者無優次之分,每個人都有不同的方法論,只要能推進完成作品就是好方法。談到自己的創作方式,他說:「一方向我依循寫生內化形式,一方面我憑直覺衝動在未預作稿的表現,我喜歡藝術創作的直覺,那可以遊任靈感的驅動,對我來說只要內在充實豐富就足以進行表現,形式會配合內容的要求,一切都是圓融,因為創造主體的把握性夠就可以發揮。」他早期的創作著意線條的運用、色彩的象徵與符號的意涵,後期則逐漸走出形式的框架,畫風趨向成熟。

在藝術創造理論中,「內創品」是指內在思想情感構成的意象,「外創品」則是操作表現媒介的行為。一般認為創作是由內而外,而李老師則相信二者交相運作都有可能;雖然概念是如此,但是藝術始終是理念如何落實實在的作品的問題。藝術家在過程裡重要的是如何把情思呈現出來,要很好的真實催化才能徹底的打動人,所以他認為談藝術一定是先有真實的感動,這感動可以是具體的對象也可以是抽象的形態所隱含的意象,只要它有意識的流出,通過一定的形式圓滿即可。

在教學當中,他會透過講授基督教藝術介紹福音,又利用課後輔導時間,以導師的角色勸勉學生,分享基督在自己身上的作為。此外,李老師亦致力於演講、策展與導覽培訓以推廣藝術。有見於創作者通常不太理會普羅大眾能否理解其作品,李老師希望藉著導賞,有效地把作品介紹出去。藝術導覽是一般民眾了解藝術的關鍵橋樑,導覽人員的引介能左右觀眾對作品的詮釋及評價。藝術創作除了技巧之外更需要理念,李老師覺得基督信仰信望愛的精神是將藝術之美神聖化很好的取徑,從基督教藝術在西洋藝術史中的重要性可見一斑。

 


希望
40F 100×80 cm
2011
油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