使徒約翰

當我靠著主的胸膛,聽到自己的聲音:
「主啊,賣你的是誰?」心中真的閃過一瞬的驚惶,我聽到有另一把聲音在微聲呼喊:「不要是我。」

201406a1_700

這就是約翰。換上彼得,心裏聽到的自我呼喊必然是「一定不是我」。與彼得相比,約翰是個溫和派,沒有驚天動地的盟誓,低調得連名字也不要 。整個約翰福音中沒有一個「我」字,當然也找不到「約翰」的名字。從現代世界的價值觀而論,約翰是個沒有鮮明性格特徵的人,也因此可以定義為「沒有獨特性」。他一生中,沒有做過甚麼好得令人激節讚賞又或差得令人齒冷髮指的事。或許有現 代人不滿約翰那種刻意塗抹身分的表達方式,認為這是有點故弄玄虛。

是的,或許從世人的角度看,約翰不如彼得愛得剛烈,死得轟烈。因此耶穌把教會的鑰匙交給了彼得,沒有交給約翰。不過,值得思考的是,耶穌卻把唯一的母親交給了約翰,把自己在世上沒有好好完成的兒子的責任託付給他。耶穌知道他每一個門徒的恩賜與能力,有人在生命中要影響多人,他們的人生像一台精彩的戲,給世人觀看和模仿,他們身前身後,都有很多羣眾爭相一睹他們的風采,這些人註定成為英雄,造就時與勢。另外又有一些人,他們的「戲」平淡得多,沒有漫天璀璨的烟火,沒有賺人熱淚的悲歌。他們是無名的英雄,不比殉道的信徒少蒙寵愛;他們在神眼中自有價值,世人難以看透這些事。

因此,當彼得聽到耶穌的預告,説他要成為一台精彩的戲,為主受苦之後,就禁不住想打聽一下「耶穌所愛的門徒」的下場,好像一個人的結局或下場就是他一生的業績一般,看誰業績更理想。在整卷福音書中,彼得一直是個直線思想型的人,約翰記載彼得被耶穌服侍洗腳時,彼得先是覺得不配不許耶穌洗,繼而又要耶穌替他洗腳洗手也洗頭,以為這樣洗才與主有份。對於彼得這種與同袍比較的常人心態,耶穌作了一簡單的回應:「與你何干?」信息重點在於它先前的那句:「我若要他……」那是關乎主權問題,無人有資格過問與質疑。
約翰寫下的福音,是四卷福音書中最獨特的。因此,馬太、馬可、路加三卷可以「共觀」,它卻不能。約翰沒有甚麼高深的學問,也沒有甚麼今天我們世界高舉的「個性」,但約翰福音卻是寫得最簡練、最內斂,又最深沉和冷靜的福音書,而且它把「道」闡釋得最通透和深刻,自成一路。或許正是因為作者做到「忘我」而進到寫作的「至高境界」吧!這都是平凡的約翰不曾想過的。可以猜想,約翰應該從不會想「我要如何為主拋頭顱灑熱血」,他想的也許只是:要如何記下這許多有關主的事情呢?

古今共舞
我們的城市的成功典範,是名成利就;我們的年青人的偶像,是明星歌星。追求夢想、發揮創意、一鳴驚人,就是我們城市吹捧的新一代英雄特質。當人人都要當英雄或梟雄時,我們的城市再找不到默默耕耘與樸實無華的平凡人,也再沒有能忘我地獻出自己恩賜的人,這豈不是我們城市的悲哀?

(轉載自基道出版社出版「行在地上」一書第140至143頁。謹此致謝)

圖/文:艾阮
( 畢業於香港中文大學藝術系、香港大學中文系、浸會大學中文系、中國神學硏究院,熱愛文學、藝術與音樂、曾從事文字、教育、傳道等工作、現為自由創作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