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得見和看不見的

最近在一個頒授榮譽學位的 典禮上,筆者有機會接觸到多位在其專業上各有卓越貢獻,因而獲受表揚的傑出人士。香港特別行政區的前任律政司司長黃仁龍先生便是其中一位。

先前我沒有見過黃先生伉儷,只聞說他們是虔誠的基督徒。

典禮當天,黃先生伉儷到禮袍更衣室。我趨前迎接,恭 賀他自本年9月以來,連續獲得三所本地大學頒予榮譽博士學位(這還沒有計算他在2012年已兩度獲取的)。黃先生謙虛地回應:「神的手在作工。我只是代表律政司和整個團隊接受嘉 獎而已。」我被黃氏伉儷隨和、謙遜的態度深深的觸動。

典禮中聽到好幾篇文筆瑰 麗、冠冕堂皇的讚辭。在我耳邊迴響的,只有以下的一段,是節錄自黃仁龍先生被讚頌的演辭裏面的:「黃仁龍先生認為,法治並不單是管治或 規管行為的制度,而是一種態度,是社會珍而重之的原則,守法循規並非因為受到監控,而是因為大家都堅信和接納法制是社會的核心價值, 所以即使沒有任何人察視時都會奉公守法。」

我心想:香港社會一般人大 概都追求公義、公正、和平。那麼我們所持的是什麼態度?我們每天行事為人,總有一些讓我們自己感到稱心或喜悅的。那些嘉言懿行,是因 為我們*受到監控*而做的,還是*即使沒有任何人察視時*我們都一樣實行的呢?難道人所做的,真的只是在乎人可看見的嗎?

當天站在台上的,都是頭帶 方帽、身穿禮袍、神采飛揚的面容。當典禮完畢時,他們在管樂聲中,隨著代表權柄和榮耀的大學權杖,在現場觀眾欽羡的目光中,緩緩步出 禮堂。這莊嚴美麗的景象,現場以致在電視旁的觀眾都看得清楚。然而當幔幕卸下,曲終人散、喝采與歡呼聲隨之淡出的時候,留下來仍然縈 繞心田的,只有那背後看不見的。對!就是那看不見卻掌管萬有的手。衪的掌聲,你也聽得到嗎?

哥林多後書4章18節:

「原來我們不是顧念所見的、乃是顧 念所不見的,因為所見的是暫時的、所不見的是永遠的。」

黎黃美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