活出真實的「愛」

 

Fujima

 

創作背景:

用木顏色一連畫了好幾幅畫後,又開始把興趣轉移至其他媒材之上。這次的媒材就是黑色的針筆和啫喱筆。

 

創作過程的領受:

這幅單色調的作品,以大量抽象的線條和圖案構成。這種風格既是我的創作原點,也最能夠反映我的個性特質。

作品可以分為上下兩部分,各自帶出不同的信息,故此也可視作兩幅獨立的作品。當中,上半部分的主題就在鴿子身上。

鴿子比喻為和平之君,牠的頸部由「Love (愛)」(以下簡稱為「愛」)一字組成,表示神是「愛」的源頭——「我們愛,因為神先愛我們」。神教曉人何謂「愛」,又該如何去「愛」。

當我畫完這隻鴿子後,發現自己把「Love」的頭文字「L」畫成草葉。這令我非常好奇:為甚麼其他字都是寫出來,偏偏「L」卻要用畫的?

這是畫中其中一個令我「驚歎」的部分,我知道這是一個重要的線索,於是繼續沿這方向尋找答案。尋索的過程令我自然思考到「愛」的性質。畢竟在我的創作中出現的文字,經常與作品的主題有關,甚至就是主題本身。

我主要從兩個問題去探索:我怎樣看待「愛」?對它抱有怎樣的想法?我發現自己傾向視「愛」為狀態穩定,甚至恒久不變的東西。那麼一來,我只需要設法得著它,毋須考慮如何維繫或使之增長。

這種想法著實非常吸引,因為只需要付出一次努力和代價,符合「成本效益」。但畫面裡的「Love」出自鴿子身上,是神的愛——無私、不求回報,而且源源不絕。神先以祂無私的「愛」來愛我們,然後期望我們以同樣的「愛」去愛祂、愛自己、愛別人。世間的「愛」充滿計算、講求回報,可能因為那是源於自己,而非源於神的。這樣的「愛」非常有限。「物以罕為貴」,不想白白付出,自然充滿計算。

另外,「愛」會變化,也有程度之分。「愛之深,恨之切」這句俗語明確告訴我們,「愛」最少有深、淺之別;而「大愛」這說法似乎又表示「愛」有大小之分(可能指涵蓋範圍的大小、寬廣)。無論如何,有一點很明確,就是「愛」或「愛心」都和植物一樣,需要澆灌栽培,方能成長。正如「信心」、「順服」等,都是持續一生的功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