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仰反思:我真的要作燈台嗎?

 

Fujima

 

創作背景:

一開始繪畫「獨角獸」時,誤用了廣告彩,一直塗也沒能完全遮蓋背景的夜空。後來以塑膠彩修補時,決定維持「獨角獸」的半透明的效果。而這陰差陽錯的效果,令我反思到有關「身份」的問題。

 

創作過程的領受:

每個人在社會裡都有複數的身份,例如:一位女性可以同時身為母親、妻子、女兒,平日又是一名行政人員(OL)。對基督徒來說,在這些身份以先,我們還有基督徒這個寶貴的身份,表明我們是神的兒女。

 

畫中的「獨角獸」和「馬」極為相似,分別只在於是否有「角」這個特徵。
基督徒和未信者更難以從外觀中分別。神說過:「你們是世上的光。城造在山上,是不能隱藏的」(太五14)。然而,若我們真的按照《聖經》的教導,活出作鹽作光的生命,周遭的人理應能夠看出我們與未信者的分別,並藉此特徵認出我們基督徒的身份才對。 問題是:其實我們是否想要被人認出?又在甚麼時候 / 情況下,我們寧可不被認出?

全白色的「獨角獸」在黑夜裡非常起眼,容易被辨認出來。若要作「燈台」,這身白色肯定是優點。然而,這種起眼也伴隨著風險,有時容易成為眾矢之的。話雖如此,完全隱藏起來似乎又有違神要信徒「作燈台」、「作鹽作光」的命令。

我還未遇上那種要因保命而放棄信仰的危機。但在某些情況下,基督徒的身份可能令我們被質疑,或被標籤為「歧視」、「雙重標準」、「離地」等,叫我們吃苦。有時候,我可能為了迴避免這些情況而選擇放下信徒的身份。

理性上,我明白這是萬不可為的,因為在教會一貫的教導裡,為主受苦是榮耀的,信徒理應有受苦的心志;感性上,我卻又明白人傾向高估自己的承受能力,其實人性比想像中軟弱得多。。

這作品中的「獨角獸」是半透明的,似乎介乎於「現身」和「隱藏」這兩者之間,很能代表我的取態:「隱身」有時,「現形」也有時,經常遊走於兩者之間。到底要「隱藏」,還是「現身」?

就像學習信心、倚靠等課題一樣,如何選擇也是終身的課題,無法一步登天。雖然每次選擇也可能伴隨著困難和矛盾,但它也是一個好機會去審視信仰、調節優先順序,從而帶來生命的更新與成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