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與情緒表達的互動1

圖一 圖二

 

Fujima

近來有朋友問:「最近好像沒看到你的新作欸?」

這幾個月畫還是有繼續畫,甚至比往常還多,只是沒甚麼心情發表而己。

我主要以內在資源(情緒、感受之類)為創作源頭,比起被視為正面積極的情緒如愉快、期待,令人退避三舍的「負面」情緒,其實提供了更豐富的創作材料。這一點既奇妙又矛盾:
人自然喜歡快樂、放鬆的心情,君不見這世上多少人狡盡腦汁,扭盡六壬,最終也只是想尋得快樂麼?一介凡夫俗子的我,自然也不例外。

情緒包括但肯定不止於可見的「行為表現」,它本身就是一種「價值判斷」,所蘊含的訊息比我們認知的更多,也更深廣。我發現當自己在情緒的兩極時,都是產量最高的時候:
1. 心情愉快、放鬆,情緒比較「正向、積極」時;
2. 內心充滿難過、憤怒等「負面情緒」時。

兩極的情緒都會增加我的創作意欲,結果自然增加產量。但從作品隱含的訊息而言,「負面情緒」下創作的作品,訊息量往往更大,也更深沉。眾創作者似乎都有類似的傾向,以內在資源作為創作之源的人,這傾向似乎更加明顯。

這幾個月裡一直有使用不同的媒材創作:木顏色、塑膠彩、乾粉彩等(圖一、圖二)。當中有一幅仍然創作中的塑膠彩作品(簡稱為「作品A」),似乎帶有最豐富的訊息,原因可能是:
1. 與過去的作品相比,作品A的面積是最大的;
2. 作品的創作時間跨度較大(7月中~),心情隨事態的發展而變化;

對我來說,過去作品的大小通常取決於理性的選擇,即根據媒材的種類,按照自己對該媒材的控制能力,決定作品的大小。以「針筆」作畫為例,一開始是在A4大小的紙上繪畫多個簡單的圖案,後來逐漸進化成A4大小的單一作品。這理性的選擇大概是「完美主義」作祟,力求一切都在自己的掌握之中。

現在,我更多憑「直覺」,即當下的感受的複雜性決定作品的大小。感受愈複雜、難以處理,我似乎會傾向選擇於較大的畫面上作畫。至於對媒材的控制能力反而不太重要,甚至有刻意選擇那些對我來說較難控制的媒材(水彩、塑膠彩、粉彩)。這種「無法控制」的狀態,讓我不得不放下「完美主義」的心態,能更專注於在創作中探索自己的思想和感受。而這正是我創作的最主要的目的之一

(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