恩典夠用?

Fujima

 

創作背景:

2015年找到自己的召命(以藝術創作和分享見證神)後不久,我就決定接受。話雖如此,當時我的心裡仍然充滿疑惑和憂慮,也擔憂財政上能否支持下去。

那段日子,我一直思考那個「召命」能持續下去的可能性。頭腦上,我認定那是無法長期持續的,畢竟香港並不是鼓勵創作的地方,而且出色的創作人比比皆是。

那麼,我唯一能倚靠的,就是把這「召命」託付給我的神。我想起信主後,曾經經歷過神數之不盡的恩典,特別是2012年受洗後,無論是工作、個人成長、人際關係、生活方面,都深感神的祝福。後來甚至讓我的創作和領受有機會出版,實現了兒時的「作者」之夢。

 

創作過程的領受:

這幅作品本來只是練習,為了讓我解一下水彩的特性,以便日後以它作畫。沒想到誤打誤撞下,完成了這幅名為「綠洲(OASIS)」的作品。

回想起來,當時我大概是帶著疑問拿起畫筆的。過去數年我曾經領受過神眾多的恩典,而且過程中都非常明顯看到神的作為。這是值得感恩的經歷,沒想到這些經歷也令我疑惑:「神的恩典是否平均分配給每個人的?我會否已經用盡了自己那一份?」

完成作品的翌日早上,我突然明白到這幅作品想表達的信息是甚麼。畫裡泥黃色的部分是「沙漠」,對我來說那代表缺乏、困難之類。「沙漠」裡有一條河,可能代表資源、供應之類。供應或資源是有的,但似乎很快就會枯竭。

當我再定睛凝視這幅畫,我突然察覺到整幅作品裡,佔最大範圍的不是「沙漠」,反而是它背後的「綠洲」。「綠洲」寓意神的恩典或供應。我一直害怕「沙漠」會吞噬「綠洲」,即供應不足以應付需要。某程度上,我是以人的有限來限制神的能力,覺得祂的恩典是有限的。其實「綠洲」遠比「沙漠」要大,不可能被「沙漠」吞噬之餘,「沙漠」反而有可能被「綠洲」綠化。

然而,人傾向聚焦於困難之上,甚至放大困難,認定沒有出路。即使是曾經嘗過主恩滋味的基督徒,有時也難免陷入同樣的思想陷阱中,令自己終日身處焦慮不安中,忘記神應許的平安、喜樂。神的大能是無限的,其恩典也遠超人的所想所求,以人的狹隘去認定神的恩典、能力有限,原來正是我的問題所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