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Quest

 

 

 

 

 

 

 

【江丕盛:在上帝面前,哪個不虛假?誰不需要寬恕?】

 
Yom Kippur (יום כפור) ‎‎
10th Day of Tishrei (תשרי)

 

// 沒有一個民族有如猶太民族那樣,面對歷史,就是面對自己民族的徹底失敗。猶太人在歷史中看到人性真正的陰暗面,即便那人是猶太歷史中最受尊崇的先祖或偉人。

  

// 在一個極度自義的文化裡,他者總是暴徒,自己總是正義之師;自己眼裡只有根小小的刺,別人眼中盡是梁木。沒有寬恕,人只有在謊言中盡力遮掩並否定自己的過失,最終強權就是真理。

 

// 如果這個城市可以浴火重生,我相信,這不是哪一方取得最終的勝利,而是我們願意相信,每一個人在上帝面前都是生活在虛假中,都需要真正的寬恕。

 

// 在這贖罪日,我的禱告是,社會的和解從自己開始,從基督徒群體開始。讓我們在這贖罪日來到上帝面前,懇求祂幫助我們,謙卑自省、放下自義、離開虛假、並實踐寬恕。

//

 

江丕盛:〈在上帝面前,哪個不虛假?誰不需要寬恕?〉
Quest Institute 主席

 
«« iQuest.hk,2019年10月 8日

 

……………..
【 全文 】

  

踏入猶太新年的第十天,即從今天(10月 8日)日落到明天日落,是猶太節日中最為神聖和最為個人的贖罪日(יום כפור)。有如舊約時期的大祭司那樣,自己一人進入至聖所面對上帝,每一個虔敬的猶太人在這神聖的一天都會禁食祈禱,面對自已「本是塵土、仍要歸於塵土」的一生,也面對那位在審判中仍然有憐憫,願意施恩寬恕的上帝。

 

猶太人所相信的上帝是一位極端仁慈,隨時寬恕人的上帝。祂清楚知道人的軟弱,在人跌倒的時侯扶持人,在人失敗的時侯寬恕人。人來到上帝面前,只有一個真正的選擇,就是真心承認自己的罪孽,懇切尋求祂的寬恕,期望在祂的恩典中,可以重新展開生命的嶄新旅程。

 

沒有一個民族有如猶太民族那樣,面對歷史,就是面對自己民族的徹底失敗。猶太人在歷史中看到人性真正的陰暗面,即便那人是猶太歷史中最受尊崇的先祖或偉人。猶太人的名字來自猶大,是先祖雅各的第四個兒子。當初約瑟被賣到埃及地做奴隸,就是猶大出的好主意。「猶大對他的兄弟們說:『我們殺我們的弟弟,遮掩他的血有甚麼好處呢?來,我們把他賣給以實瑪利人⋯⋯。』他的兄弟們就聽從了他。」(《創世記》37: 26, 27a)然而,猶大後來回轉,願意承認自己的罪過,他說:「我們在弟弟身上實在犯了罪。」又說,我們「能說甚麼呢?還有甚麼話可說呢?還能為自己表白嗎?上帝已經查出我們的罪孽了。」(參,《創世記》44: 16)猶大當年把弟弟約瑟賣身為奴,如今真心懺悔,甚至主動提出,要代替自己另一個弟弟便雅憫,留在埃及地終生為奴。

 

猶太歷史中的另一個偉人是大衛王,他看上了一個非常美麗的女人拔示巴,不僅與她發生了關係,更設下毒計在戰場上害死她的丈夫烏利亞,最後還把這女人娶了過來。大衛之後不但承認自己的罪說,我有罪了(”I have sinned” (חטאתי),《撒母耳記下》12: 13b),更痛悔地說:「我知道我的過犯,我的罪常在我面前 (וחטאתי נגדי תמיד)。」(《詩篇》51: 3),他清楚知道,他被困在自己的罪行當中。

 

猶大和大衛王都犯了不可寬恕的罪,但如果沒有寬恕,或許就沒有今天以猶大名字稱呼自己的猶太人,也沒有猶太教和基督教中許多感人肺腑的詩篇。

 

上帝藉著摩西帶領猶太人出埃及為奴之地,又在西奈山上頒賜十誡予猶太人,但猶太人竟在西奈山下敬拜偶像,為自己鑄造金牛犢。摩西為猶太人的褻瀆罪行懇切祈求上帝的寬恕。上帝在雲中降臨,在西奈山向摩西宣告自己的名字:「耶和華,耶和華,有憐憫,有恩惠的上帝,不輕易發怒,且有豐盛的慈愛和信實。」(《出埃及記》34: 6)猶太人雖然犯下不可寬恕的滔天大罪,上帝依然是富有憐憫,隨時寬恕人的上帝。

 

我們今天處身在一個極度撕裂的社會中,擺在眼前的事實是,這個城市正急速奔向一個斷崖。我們幾乎每天都聽到彼此咒罵、攻擊和譴責的叫喊聲,儘管衝突的雙方都有躁動、暴力和自義,都想置對方於死地,但在一個極度自義的文化裡,他者總是暴徒,自己總是正義之師;自己眼裡只有根小小的刺,別人眼中盡是梁木。沒有寬恕,人只有在謊言中盡力遮掩並否定自己的過失,最終強權就是真理。

 

如果這個城市可以浴火重生,我相信,這不是哪一方取得最終的勝利,而是我們願意相信,每一個人在上帝面前都是生活在虛假中,都需要真正的寬恕。換句話說,真理和公義未必總在自己這邊;更重要的是,沒有寬恕,我們就沒有真正的希望和未來。

 

社會撕裂,教會同樣也嚴重撕裂。在這贖罪日,我的禱告是,社會的和解從自己開始,從基督徒群體開始。讓我們在這贖罪日來到上帝面前,懇求祂幫助我們,謙卑自省、放下自義、離開虛假、並實踐寬恕。

 

在一個撕裂的、沒有寬恕的年代裡,我依然相信神蹟,依然相信信仰的奇異力量。

 

 

 

 

 

 

 

【江丕盛:「錯就是錯」和「被剝奪的公義」】

 

 

// 當一個飢餓的人搶了一塊餅,一個赤裸的人偷了一件衣,基督教早期教會的教父的教導並不是簡單的「錯就是錯」,而是指出那塊餅本來就應該是屬於飢餓的人,那件衣本來就應該是屬於赤裸的人,因為在福音的人性關注中,他們清楚看到了飢餓和赤裸的被剝奪的公義。

  

// 社會各界自6月12日以來都不斷地要求政府立即設立公正的獨立調查委員會,就是不容許政府和權貴藉著一個「錯就是錯」的簡單論述聚焦在幾個年輕人某一個早上或晚上的過錯,從而迴避這麼多年來整個政府施政的許多嚴重錯誤。

 

// 社會必須發出巨大的吼聲來支援這些被孤立的年輕人,不是因為我們要鼓勵或支持所謂的犯法行為,而是不能容許政府繼續站在法律和權力的高地,一再把我們的年輕人擲入牢獄裡去。

//

 

江丕盛:〈「錯就是錯」和「被剝奪的公義」〉
Quest Institute 主席

 
«« iQuest.hk,2019年 7月5日

 

……………..
【 全文 】

  

今天早上,有一位教牧在臉書上善意地指出:「錯就是錯」,我們必須正視激進示威者衝擊立法會的行為在法律上「錯就是錯」的事實。網絡上的「有秩序的破壞」或是「政府和制度的暴力」等說法,在法院裡都不能作為「暴力行為」的抗辯理由。因此,這些對衝擊行為的解說只會誤導年輕人,使得他們難以看見自己思想的盲點。可以想像的是,教牧的言論引起不少的回應和爭論。

 

事實上,衝擊立法會的年輕人都知道,他們的衝擊行為或會觸犯多項的刑事罪行,他們在法律上必須為自己的行為承擔責任。然而,他們在完全清楚知道行為的後果下,仍然要付諸行動。因此,我相信我們沒有必要爭論衝擊行為在法律上「錯就是錯」,而是需要意識到在當前這個複雜的處境中,「錯就是錯」這句話未免過於簡化。

 

我們看到,面對社會各種不滿的情緒和衝擊,政府和權貴一直以來都是想簡單地,甚至可以說是邪惡地,讓法院來確定「錯就是錯」,也因此讓遭受破壞場景的滿目瘡痍圖像來定性所謂的整個事件「錯就是錯」。

 

然而,社會各界自6月12日以來都不斷地要求政府立即設立公正的獨立調查委員會(這也是我從第一天開始幾乎每天都在臉書上堅持的),就是不容許政府和權貴藉著一個「錯就是錯」的簡單論述聚焦在幾個年輕人某一個早上或晚上的過錯,從而迴避這麼多年來整個政府施政的許多嚴重錯誤。

 

我們必須思考:

• 為什麼年輕人必須爭取本來就是屬於他們的權利呢?
• 為什麼年輕人必須一再以極端的自毀方式,發出他們內在的痛苦的聲音呢?
• 為什麼政府和權貴只看見年輕人眼中的刺,卻完全察覺不到自己眼中的樑木呢?
• 為什麼數以兩百萬計的聲音,卻得不到政府的即刻回應和政改重啟呢?

 

社會必須發出巨大的吼聲來支援這些被孤立的年輕人,不是因為我們要鼓勵或支持所謂的犯法行為,而是不能容許政府繼續站在法律和權力的高地,一再把我們的年輕人擲入牢獄裡去。

 

如果還是要說「錯就是錯」的話,那我們必須大聲地說,「大錯就是大錯,大非就是大非」、「根本的、制度和體系的錯就是根本的、制度和體系的錯」。

 

當一個飢餓的人搶了一塊餅,一個赤裸的人偷了一件衣,基督教早期教會的教父的教導並不是簡單的「錯就是錯」,而是指出那塊餅本來就應該是屬於飢餓的人,那件衣本來就應該是屬於赤裸的人,因為在福音的人性關注中,他們清楚看到了飢餓和赤裸的被剝奪的公義。

 

 

 

 

 

 

 

【 江丕盛:保存藝術文物,守護人們記憶,重現巴黎聖母院昔日光彩 】

 

 

// 教會確實不是一座建築物,但教會並不純粹是非物質的(immaterial),建築物或者說物質領域在教會的信仰中並不是無關緊要的(immaterial)。事實上,因著十字架的救贖,物質領域在基督教信仰中具有嶄新的意義和價值。

  

// 透過藝術、建築、音樂和書籍等,藝術家把自然界中的物質塑造成十字架的形式,宣揚十架福音的奇妙信息,在悠長的歷史中不斷講述一個有關上帝的美麗故事——上帝在愛中創造了這個世界,祂因著愛救贖這世界,並把所有的自己給予所有的世界。保存這些具數百年,甚至千年歷史的藝術文物,就是致力守護人們講述和聆聽這故事的記憶。

 

// 具有 856 年歷史的巴黎聖母院的石頭、玻璃、木頭、織物、金屬等的被造物質,被藝術家極為創意地擺置在一起,指向終末的復活和永恆的國度。為著下一代以及之後的許多代,我們必須依賴那在教會裡的聖靈的力量,承擔擺在我們面前的修復文物和救贖記憶的使命,讓巴黎聖母院儘快恢復昔日的光彩。

//

 

江丕盛:〈保存藝術文物,守護人們記憶,重現巴黎聖母院昔日光彩〉
Quest Institute 主席

 
【 iQuest「信仰 @公共」系列 】
2019年 4月18日

 

……………..
【 全文 】

  

巴黎聖母院大教堂在當地時間周一(4月15日)遭大火摧殘,聖母院的尖塔及屋頂在火中倒塌,畫面令人震驚和心痛,巴黎提前進入受難日的哀悼。可幸的是,包括兩座鐘樓在內的主建築,以及教堂裏的講壇、座椅和十字架祭壇等都沒有被燒毀,基本上完好無損地躲過這場火災浩劫。

 

法國總統馬克龍向全國承諾,「我們將一起重建巴黎聖母院」,並將發起一項國際籌款計劃,幫助巴黎聖母院重建。在短短的 48 小時內,承諾為巴黎聖母院重修的捐獻已接近十億歐元。

 

有人批評,教會不是一座建築物,有沒有一座宏偉的大教堂對於教會的福音使命以及福音的傳揚沒有什麼關係。這十億歐元只是為建築物的捐獻,十億歐元不是可以周濟許多窮人嗎?教會和政府豈可僅為修復一座建築物耗費如是龐大的心機呢? 

 

這些評論似乎並不完全理解,因著十字架的救贖,物質領域在基督教信仰中的嶄新意義和價值。

 

教會確實不是一座建築物,但教會並不純粹是非物質的(immaterial),在教會的信仰中,建築物或者說物質領域並不是無關緊要的(immaterial)。

 

讓我們嘗試想像構建這座偉大建築奇蹟的人們的信仰。他們在1163年破土動工,希望有一天他們的曾孫的曾孫可能會在其中參加大教堂的奉獻彌撒,兩個世紀後,這個信念終於在1345年成為事實。

 

再想像一下,一個禿頭的普通農民,在中世紀昏暗的光中第一次進入大教堂,瞳孔適應昏暗漸漸擴張,欣賞穿透彩色玻璃窗的微妙、神秘的光線,耳中迴響主殿大廳的神父彌撒聲音,心靈感受上帝的臨在,驚嘆「這地方真是令人敬畏。」

 

透過藝術、建築、音樂和書籍等,藝術家把自然界中的物質塑造成十字架的形式,宣揚十架福音的奇妙信息,在悠長的歷史中不斷講述一個有關上帝的美麗故事——上帝在愛中創造了這個世界,祂因著愛救贖這世界,並把所有的自己給予所有的世界。保存這些具數百年,甚至千年歷史的藝術文物,就是致力守護人們講述和聆聽這故事的珍貴記憶。

 

有如最早期的基督徒,我們明白十字架的救恩是關乎整個宇宙——不只是人的靈魂,而是人的身體;不僅是個別的族群,而是整個國家;不只是一種信念和理想,而是在這世間的實事和實在。十字架救贖人的才智和創造力,以致於人在這世界藉受造物質所做的,可以承受那在基督裡的新創造。因此,學習做整個自然秩序的好管家,實踐對這受造世界的關懷,等待大地的更新和變化,謙卑地有如上帝那樣愛這世界,為其生存獻上自己生命,就必承受大地作為自己的產業。

 

具有 856 年歷史的巴黎聖母院的石頭、玻璃、木頭、織物、金屬等的被造物質,被藝術家極為創意地擺置在一起,指向終末的復活和永恆的國度。當它們突然在無情的烈焰中消失,世人很自然地會震驚和心痛,並哀悼這莫大的損失,大家很自然地會共同努力尋求重建這座神聖的建築物,使它重新聳立在這世界,作為即將來到、但尚未到來的那世界的標誌。

 

今天以及之後一段很長的日子,我們都會為遭受大火摧殘的巴黎聖母院哀悼,但卻不會因此絕望。為著下一代以及之後的許多代,我們必須依賴那在教會裡的聖靈的力量,承擔擺在我們面前的修復文物和救贖記憶的使命,讓巴黎聖母院儘快恢復昔日光彩。

 

圖:
  巴黎聖母院大教堂絢麗的彩繪玻璃玫瑰花窗

 


 

 

 

 

 

 

【 江丕盛:淚眼耶穌(Jesus Wept)】

 

 

// 淚眼模糊,既不容易看,也看不清楚,但弔詭的是,有時卻只有透過眼淚才可以看到,真正看得清楚。

  

// 聖周一開始就告訴我們,有一位為我們哭泣、與我們同哭泣的上帝。在和散那的歡呼聲中,耶穌卻透過淚眼看到仇恨、敵對、危險和死亡,祂完全理解一切事物的內在傷痛和深處淚水(lacrimae rerum)。

 

// 當你知道有人一直為你流淚,你就確實知道你是深深被愛的,你原來在愛中。

//

 

江丕盛:〈淚眼耶穌(Jesus Wept)〉
Quest Institute 主席

 
【 iQuest「信仰 @公共」系列 】
2019年 4月14日

 

……………..
【 全文 】

  

耶穌透過眼淚看他所愛的城市和其中的人們。

 

耶穌快到耶路撒冷,看見那城,就為它哀哭,說:
「但願你在這日子知道有關你平安的事,不過這事現在是隱藏的,你的眼睛看不出來。因為日子將到,你的仇敵要築起土壘包圍你,四面困住你,並要消滅你和你裡頭的兒女,連一塊石頭也不留在另一塊石頭上,因為你不知道你蒙眷顧的時候。」
—— 《路加福音》19: 41-44,和修版

 

「耶穌哭了。」(《約翰福音》11: 35)這是《聖經》中最簡短、最清晰,最動人、最震撼人心的一句話。

 

聖周一開始就告訴我們,有一位為我們哭泣、與我們同哭泣的上帝。在和散那的歡呼聲中,耶穌卻透過淚眼看到仇恨、敵對、危險和死亡,祂完全理解一切事物的內在傷痛和深處淚水(lacrimae rerum)。

 

淚眼模糊,既不容易看,也看不清楚,但弔詭的是,有時卻只有透過眼淚才可以看到,真正看得清楚。眼淚可以是生命更新的泉源,重要的轉折點。年輕的聖奧古斯丁(St Augustine of Hippo)的生活極為放縱不羈,在他生命的奇異扭轉的背後,是一位不住為他流下許多眼淚的敬虔母親聖莫尼加(St Monica)。

 

當你知道有人一直為你流淚,你就確實知道你是深深被愛的,你原來在愛中。

 

耶穌透過眼淚看世界和人,跟隨耶穌的門徒,他們的眼睛怎麼可能會沒有一滴淚水呢?

 

圖:
  Margot Krebs Neale

 

 

 

 

 

【 江丕盛:在悔改中轉向上帝——聖灰日默想 】

 

 

// 人必須轉向上帝,才可以看見上帝的慈臉。上帝是有要求的,因為祂的恩典不是廉價,但祂總是滿有恩慈的,並不嚴苛要求,因為祂憐憫人、廣行赦免、寬恕那不可寬恕的。

  

// 在一個撕裂的文化中,人們總以為公義和真理就在自己這邊,過錯和罪責總是他人的。然而,真正轉向上帝的人,沒有一個在上帝面前可以沾沾自喜、自以為義;沒有一個在上帝面前可以視己為善,卻視持與自己相反意見的人都為惡。

 

// 讓我們轉向上帝,為自己和自己的城市認真懺悔,求上帝讓我們從驕傲、自義、撕裂和憤怒中得到祂的恩典和釋放。⋯⋯讓我們在悔改中轉向上帝,學習謙卑和寬容、聆聽和對話:以仁愛寬容消弭紛爭,以謙卑憐憫擁抱公義,以聆聽對話建立共識。

//

 

江丕盛:〈在悔改中轉向上帝—聖灰日默想〉
Quest Institute 主席

 
【 iQuest「信仰 @公共」系列 】
2019年 3月6日

 

……………..
【 全文 】

  

今天(3月6日)是聖灰日(Ash Wednesday),是基督教會禮儀年曆(liturgical calendar)的大齋期(天主教稱四旬期;信義宗則稱預苦期)的第一天。英語的 Lent 源自古英文 len(c)ten,意為春天。

 

早在四世紀的尼西亞大公會議(AD 325)就已經提及為預備復活日而有40天禁食的大齋期。基督徒在大齋期間記念耶穌從死裡復活前為人們所承受的苦傷,特別是在受洗之後和開始公開傳道之前,他在曠野40晝夜禁食、禱告、並受撒旦的試探。從聖灰日到復活日的前一天原本是46天,然而大齋期既是為復活日預備,因此依據基督教傳統,從聖灰日到復活日前一天的大齋期只計40天,當中不包括記念耶穌復活的星期日在內,這期間的主日無需齋戒。

 

聖灰日是大齋期的第一天。教會把前一年棕枝主日祝聖過的棕枝燒成灰,混和橄欖油,在聖灰日在會眾額頭上塗灰劃十字架,作為悔改的象徵,並提醒人們,在世時日有限,因人「本是塵土,仍要歸回塵土。」(《創世記》3: 19)。在大齋期間,信徒以齋戒、克己、服侍、禱告、靈修等操練,默想耶穌的受苦、反省自己的過失。

 

近年來西方教會甚至有人發起 “ashes to go” 運動,教牧在聖灰日當天捧著灰盆在繁忙的公路旁、在商場裡、或在咖啡室門口,為願意前來領受塗灰禮的人在額頭上塗灰劃十字架。無可否認,發起的原意是好的,要讓更多在大都會中繁忙的人們可以有機會在聖灰日參與塗灰禮,可以想像有人當天可以在公眾場所領受塗灰禮而深受感動,但這運動也深受不少合理的批評。例如,這幾乎把塗灰禮當作一種聖禮,好像塗了灰就會領受特殊的恩典。更重要的是,聖灰日的核心意義很可能在 “ashes to go” 運動中失去,一個在聖灰日不能夠停留下來、放不下手中忙碌的人,如何只塗灰劃十字架就可以在聖言的宣讀和宣講中默想、反省和悔罪呢?

 

不少人或以為,人來到上帝的面前,就必須先省察自己在哪件事上、或哪些事上犯了錯。人在上帝面前默想、反省和悔罪就是向上帝承認所犯過的每一件罪,祈求上帝一一赦免。這樣的理解,無疑把人和上帝的關係量化。更嚴重的是,這樣的屬靈觀很容易令人一方面自以為義,另一方面罪責他人。

 

悔改在希臘文是 μετάνοια,是指心思扭轉、心意轉化。人必須轉向上帝,才可以看見上帝的慈臉。上帝是有要求的,因為祂的恩典不是廉價,但祂總是滿有恩慈的,並不嚴苛要求,因為祂憐憫人、廣行赦免、寬恕那不可寬恕的。

 

聖灰日額頭上的灰黑十字架提醒我們,要轉向為我們背負十字架的耶穌,以他的心為心。他是極其謙卑的,因爲他「本有上帝的形像⋯⋯反倒虛己,取了奴僕的形像」,「謙卑自己,存心順服」(《腓立比書》2: 5-8);他是極其恩慈的,因爲「他救了別人,(卻)不能救自己。」(《馬太福音》27: 42a)

 

在一個撕裂的文化中,人們總以為公義和真理就在自己這邊,過錯和罪責總是他人的。然而,真正轉向上帝的人,沒有一個在上帝面前可以沾沾自喜、自以為義;沒有一個在上帝面前可以視己為善,卻視持與自己相反意見的人都為惡。聖灰日是在上帝面前懺悔的神聖日子,讓我們轉向上帝,為自己和自己的城市認真懺悔,求上帝讓我們從驕傲、自義、撕裂和憤怒中得到祂的恩典和釋放。

 

聖灰日是宣告上帝「悅納的時候」、「拯救的日子」(《哥林多後書》 6: 2)。聖灰日是基督教會的更新,包括整個教會群體和每一個信徒。

 

讓我們在悔改中轉向上帝,學習謙卑和寬容、聆聽和對話:以仁愛寬容消弭紛爭,以謙卑憐憫擁抱公義,以聆聽對話建立共識。

 

 

 

 

 

【 江丕盛:「置自己於死地的能力」是道成肉身的愛 】

 

 

// 「同情心是一種置自己於死地的能力(fatal capacity),親身感受到生活在他人的身軀裡到底是怎麼一回事。」「置自己於死地的能力」就是毫無保留地容許自己親身進入並徹底體驗他人生命的最黑暗處,由此產生對他人的同情心。

  

// 道成肉身是上帝的兒子「將自己置於死地」的愛,祂披上了人的肉身,進入人的身軀,與人一同經歷死亡的幽谷。⋯⋯只有「置自己於死地」的同情心才「知道自己永遠不會有真正的平安和快樂,直到最終他人也有平安和快樂。」

//

 

江丕盛:〈「置自己於死地的能力」是道成肉身的愛〉

Quest Institute 主席
【 iQuest「信仰 @公共」系列 】
2019年 1月12日

 

……………..
【 全文 】

  

92 高齡的美國著名作家 Frederick Buechner 牧師於1994年的一篇文章中這樣說:「同情心是一種置自己於死地的能力(fatal capacity),親身感受到生活在他人的身軀裡到底是怎麼一回事。」然而,什麼是「置自己於死地的能力」呢?

 

在面對基層人士的貧苦狀況,很多人會說:「這真是可憐,這種生活怎能接受呀,我很同情,希望他的生活可以很快得到改善。」這只是嘴巴上的惻隱,不是「將自己置於死地」的同情心。

 

還記得幾年前有個叫做《窮富翁大作戰》的電視節目系列嗎?這個深受觀眾歡迎的系列由香港電台製作,一共拍攝了三輯,從2009年8月底開始播映。為了讓參加節目的富翁們可以參與或過著基層人士的生活,這節目邀請他們與基層人士同住多日,或嘗試露宿街頭,或甚至從事如倒垃圾等的厭惡性工作,他們在節目中可以使用的資源,只是基層人士的有限和簡陋資源。僅僅幾天的生活,參加節目的富翁們開始明白生活在社會最底層的困苦和掙扎,明白為什麼有時單憑他們自己的努力和鬥志,生活依然還是看不到一點希望。

 

然而,如果參加的富翁們要徹底地親身體驗到基層生活到底是怎麼一回事,他還必須容許自己真實地面對基層人士在長期生活中所經歷的危險和絕望。這在節目系列中當然儘量避免,但往往卻是基層人士生活的真實寫照。

 

Frederick Buechner 所強調的一種「置自己於死地的能力」就是毫無保留地容許自己親身進入並徹底體驗他人生命的最黑暗處,由此產生對他人的同情心。

 

或者我們可以這樣說,「置自己於死地的能力」就是道成肉身的同情心:

 

     反倒虛己,
     取了奴僕的形像⋯⋯,
     謙卑自己,
     存心順服,以至於死⋯⋯。(《腓立比書》2: 7a, 8a)

 

道成肉身是上帝的兒子「將自己置於死地」的愛,祂披上了人的肉身,進入人的身軀,與人一同經歷死亡的幽谷:「所以,他凡事應當與他的弟兄相同,為要在神的事上成為慈悲忠信的大祭司,為百姓的罪獻上贖罪祭。既然他自己被試探而受苦,他能幫助被試探的人。」(《希伯來書》2: 17, 18)

 

只有「置自己於死地」的同情心才「知道自己永遠不會有真正的平安和快樂,直到最終他人也有平安和快樂。」

 

Michel Keck, “Cross Art 111514”

 

 

 

 

 

【 江丕盛:以上帝為起點,重新開始

 

 

// 真正的開始必須源於創造主,從上帝開始,並且在這之後生命的每一點都是「以上帝為起點」,正如巴特所說,就信仰而言,持續總是意味著「在起點上的重新開始」。

  

// 對基督徒來說,新的開始從來不是一個意志問題,或策略問題,而是一個最根本的靈性問題。

  

// 只有這樣的新開始,2019年才是新的一年。新年的意義才不會只是大年初一這一天而已,而是這一天之後的每一天的「更新」。
//

 

江丕盛:〈以上帝為起點,重新開始〉

Quest Institute 主席
【 iQuest「信仰 @公共」系列 】
2019年 1月 1日

 

……………..
【 全文 】

  

送舊迎新,這邊廂把2018送走了,那邊廂2019迎面而來。

 

無論從哪一個視角來看,都不會令我們對新的一年感到充滿希望,無論是經濟、政治、社會或民生,無論從國際到區域、從兩岸關係到香港本土,前景似乎都不會令我們太樂觀。

 

新的一年,我們都希望有新的開始,但什麼才是開始?應該怎樣開始?

 

稍微理性一點的人都知道,新的一年的第一天以及之後的每一天,和剛過去的除夕,或除夕之前的每一天,本質上並沒有什麼不同,每一天都是24小時,都是1,440分鐘,都是86,400秒。踏入新的一年,我們還是活在同一個世界的時空裡。總不會一過了年,失敗就不再是失敗,敵人就不再是敵人,問題就不再是問題,缸裡的清水忽然都變成了美酒。  

 

儘管如此,每一個民族和文化都有自己的新年,新的一年的開始,總是一年中最歡慶、最吉祥的日子。雖然這一天和以往的每一天沒有什麼不同,但新的一年的開始總是代表著一個新的希望、一個新的願景,心底處總是祈盼著一個可以重新開始的「更新」。

 

然而,如果一切都沒有改變,如果今天不過是昨天的延續,哪來「更新」的開始?從何得到「更新」的動力?「創新」固然不容易,但要「更新」,要扭轉停滯、殘舊、腐化的過程,要「重新」開始,恐怕更是困難!如果「萬事起頭難」, 「更新」的開始相信是難上加難!

 

上帝從無有造出萬有,然而,聖經信仰的創造觀並不僅是自無而有(creatio ex nihilo),更是持續而有(creatio continua)。萬有既然出於無有,它就不是自有的,也不是必有的,它的本質是偶發的(contingent),即是說,它的存有不能視為是自然而然的,而是必須持續依賴上帝的創造大能。換言之,聖經信仰的創造觀不是一個已經成為歷史的靜態事件,而是一個仍在進行中、不斷「更新」的動態過程:一方面,創造主「在萬有之先,萬有也靠祂而存在」(《歌羅西書》1:17),另一方面,祂又「常用祂大能的命令托住萬有」(《希伯來書》1:3b),因此,創造主和萬有的關係不可能僅是第一因,這創造的關係必須持續,並且持之以恆,唯有這樣,萬有才不會在剎那間又歸於無有。萬有得以生生不息,展現持續創造的生命動力,因為它在創造主裡面不斷「更新」。這樣看來,創造主不僅是「創新」的主,祂同時也是「更新」的主:「那位坐在寶座上的說:『看哪,我把一切都更新了!』」(《啟示錄》21:5)

 

真正的開始必須源於起始點,從起點開始,任何離開起點的開始都是自欺和徒然的。我們既然不是自有的,我們就不可能是自己的起點。因此,真正的開始不是從自己開始,靠自己的力量或努力,在自我的基礎上不斷尋找新的可能性。就聖經信仰的意義來說,新的開始不是基於新的企劃、新的策略、或甚至新的方向。真正的開始必須源於創造主,從上帝開始,因為只有那生命的主,才是生命的起點,只有那創造生命的,才是生命的動力,也只有那護理生命的,才是生命的更新。

 

不僅如此,以上帝為起點,並不意味著我們在這之後隨即可以把上帝和祂的起點都拋在背後,繼續靠自己的力量或努力。使徒保羅嚴厲責備加拉太教會的信徒說:「無知的加拉太人哪,你們既然以聖靈開始,如今竟要以肉身終結嗎?」(《加拉太書》3:3)真正以上帝為起點的,意味著這一起點規範著這之後的每一點,意味著生命的每一點都是「以上帝為起點」,正如巴特所說,就信仰而言,持續總是意味著「在起點上的重新開始」(beginning once again at the beginning)。 [1]

 

對基督徒來說,新的開始從來不是一個意志問題,或策略問題,而是一個最根本的靈性問題。

 

只有這樣的新開始,2019年才是新的一年。新年的意義才不會只是大年初一這一天而已,而是這一天之後的每一天的「更新」:

 

     「每早晨,這都是新的;
         你的誠實極其廣大。」(《耶利米哀歌》3:23)

……………..
【 註 】

  

[1] “In theological science, continuation always means ‘beginning once again at the beginning.’” (Karl Barth, Evangelical Theology: An Introduction, 1979, p.165)

 

 

Sarah Horne, “See I make ALL things new!” (2011)

 

 

 

 

 

【 江丕盛:「信仰在公共」的新嘗試

 

  

去年暑假在書展認識了語蜜工房(MaHA)。乍看起來,還以為語蜜工房和蜂蜜的產品或製作有關,之後就知道語蜜工房不但名稱獨特,同時也深具創意,更帶著上帝在聖經中給以色列民的應許和祝福。透過視覺藝術及文藝創作,語蜜工房讓公眾可以欣賞和認識基督教的價值和信仰。在短短的數年間,語蜜工房把基督教藝術及文藝從人文領域的神聖殿堂帶入普羅大眾的公共空間,甚至深入到懲教所院舍中。

 

甫認識不久,語蜜工房主席伍錢伊雯女士就盛意邀請我參與合作。藝術及文藝對我來說,只有觀賞的份兒,沒有創作和評審的能力,自然不敢獻醜。當然,藝術、文藝、倫理及神學在基督教傳統中本來就是不可分割的,更可況在今天這個多元價值與文化的時代中,對話與交流已經進入跨文化和跨領域裡,不再是只囿在自己所熟悉的圈子中。我自2006年關注並大力推動公共神學,強調道成肉身的信仰應該進入公共空間,在群體中發聲和行動,正如聖子「道成了肉身,住在我們中間,充充滿滿地有恩典有真理。」(《約翰福音》1:14a)基督信仰傳統本來就是蘊含塑造公共價值與生活的豐富屬靈資源,因此無論在藝術及文藝上,或在倫理及神學上,我們都可以攜手探討信仰進入公共空間的共同見證,嘗試以福音回應時代的需要和挑戰,進而演繹為對社會的關懷和責任,與社會各持份者共同塑造真誠、仁義和滿有恩慈的公共價值與生活。

 

新的一年就從這一新嘗試開始吧!

 

Chagall Windows, Hadassah Medical Center攝影 Florence Ng

 

  

「信仰 @公共」系列

稿件來自 Quest Institute Limited﹝電郵:[email protected]
Quest Institute Limited 為香港政府所認可的非牟利機構,探討信仰在公共空間的見證,以福音回應時代的需要和挑戰,進而演繹為對社會的關懷和責任。